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檢察院聯(lián)合發(fā)布《關(guān)于辦理危害生產(chǎn)安全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(wèn)題的解釋?zhuān)ǘ罚?)

2022-12-17     

第六條 承擔安全評價(jià)職責的中介組織的人員提供的證明文件有下列情形之一的,屬于刑法第二百二十九條第一款規定的“虛假證明文件”:

(一)故意偽造的;

(二)在周邊環(huán)境、主要建(構)筑物、工藝、裝置、設備設施等重要內容上弄虛作假,導致與評價(jià)期間實(shí)際情況不符,影響評價(jià)結論的;

(三)隱瞞生產(chǎn)經(jīng)營(yíng)單位重大事故隱患及整改落實(shí)情況、主要災害等級等情況,影響評價(jià)結論的;

(四)偽造、篡改生產(chǎn)經(jīng)營(yíng)單位相關(guān)信息、數據、技術(shù)報告或者結論等內容,影響評價(jià)結論的;

(五)故意采用存疑的第三方證明材料、監測檢驗報告,影響評價(jià)結論的;

(六)有其他弄虛作假行為,影響評價(jià)結論的情形。

生產(chǎn)經(jīng)營(yíng)單位提供虛假材料、影響評價(jià)結論,承擔安全評價(jià)職責的中介組織的人員對評價(jià)結論與實(shí)際情況不符無(wú)主觀(guān)故意的,不屬于刑法第二百二十九條第一款規定的“故意提供虛假證明文件”。

有本條第二款情形,承擔安全評價(jià)職責的中介組織的人員嚴重不負責任,導致出具的證明文件有重大失實(shí),造成嚴重后果的,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九條第三款的規定追究刑事責任。

第七條 承擔安全評價(jià)職責的中介組織的人員故意提供虛假證明文件,有下列情形之一的,屬于刑法第二百二十九條第一款規定的“情節嚴重”:

(一)造成死亡一人以上或者重傷三人以上安全事故的;

(二)造成直接經(jīng)濟損失五十萬(wàn)元以上安全事故的;

(三)違法所得數額十萬(wàn)元以上的;

(四)兩年內因故意提供虛假證明文件受過(guò)兩次以上行政處罰,又故意提供虛假證明文件的;

(五)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。

在涉及公共安全的重大工程、項目中提供虛假的安全評價(jià)文件,有下列情形之一的,屬于刑法第二百二十九條第一款第三項規定的“致使公共財產(chǎn)、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別重大損失”:

(一)造成死亡三人以上或者重傷十人以上安全事故的;

(二)造成直接經(jīng)濟損失五百萬(wàn)元以上安全事故的;

(三)其他致使公共財產(chǎn)、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別重大損失的情形。

承擔安全評價(jià)職責的中介組織的人員有刑法第二百二十九條第一款行為,在裁量刑罰時(shí),應當考慮其行為手段、主觀(guān)過(guò)錯程度、對安全事故的發(fā)生所起作用大小及其獲利情況、一貫表現等因素,綜合評估社會(huì )危害性,依法裁量刑罰,確保罪責刑相適應。

第八條 承擔安全評價(jià)職責的中介組織的人員,嚴重不負責任,出具的證明文件有重大失實(shí),有下列情形之一的,屬于刑法第二百二十九條第三款規定的“造成嚴重后果”:

(一)造成死亡一人以上或者重傷三人以上安全事故的;

(二)造成直接經(jīng)濟損失一百萬(wàn)元以上安全事故的;

(三)其他造成嚴重后果的情形。

第九條 承擔安全評價(jià)職責的中介組織犯刑法第二百二十九條規定之罪的,對該中介組織判處罰金,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,依照本解釋第七條、第八條的規定處罰。

第十條 有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條之一行為,積極配合公安機關(guān)或者負有安全生產(chǎn)監督管理職責的部門(mén)采取措施排除事故隱患,確有悔改表現,認罪認罰的,可以依法從寬處罰;犯罪情節輕微不需要判處刑罰的,可以不起訴或者免予刑事處罰;情節顯著(zhù)輕微危害不大的,不作為犯罪處理。

第十一條 有本解釋規定的行為,被不起訴或者免予刑事處罰,需要給予行政處罰、政務(wù)處分或者其他處分的,依法移送有關(guān)主管機關(guān)處理。

第十二條 本解釋自2022年12月19日起施行。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檢察院此前發(fā)布的司法解釋與本解釋不一致的,以本解釋為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