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香港公約》將于2025年6月26日生效

2023-7-28     

2023年6月26日,孟加拉國和利比里亞批準了國際海事組織《香港國際安全與無(wú)害環(huán)境拆船公約》(“HKC”,簡(jiǎn)稱(chēng)香港公約)?!断愀酃s》旨在“確保船舶在達到其使用壽命后,在回收時(shí)不會(huì )對職業(yè)健康、安全和環(huán)境構成任何不必要的風(fēng)險”。

《香港公約》于2009年5月15日通過(guò),但要使《公約》生效,必須滿(mǎn)足三個(gè)嚴格的條件。孟加拉國和利比里亞的批準最終滿(mǎn)足了所有三個(gè)條件,《公約》現在將于2025年6月26日生效?!豆s》適用于懸掛締約國國旗500總噸及以上國際航行船舶和締約國所屬的拆船設施。

對于那些一直擔心缺乏一項全球適用的船舶回收公約的人來(lái)說(shuō),上述消息已經(jīng)等待了很久??紤]到(根據BIMCO的數據)在2023-2032年的未來(lái)十年里,預計將有超過(guò)1.5萬(wàn)艘載重量超過(guò)6億噸的船舶被回收利用,這也是及時(shí)的。這個(gè)數字是過(guò)去十年回收的載重能力的兩倍多。

香港合約已獲批準。這對船舶回收的未來(lái)意味著(zhù)什么?

聯(lián)合國巴塞爾公約

在批準《香港公約》之前,鼓勵國際海事組織成員國繼續適用1992年生效的《控制危險廢物越境轉移及處置巴塞爾公約》(《巴塞爾公約》)和2019年12月生效的《巴塞爾公約》修正案。

《巴塞爾公約》沒(méi)有具體提到船舶回收,但它提到了“危險廢物”。當船舶所有人形成報廢或回收船舶的意向時(shí),就《公約》第5條而言,擬報廢船舶可被解釋為危險廢物。

修正案禁止從經(jīng)濟合作與發(fā)展組織國家向沒(méi)有第11條協(xié)議的非經(jīng)濟合作與發(fā)展組織國家出口危險廢物。據認為,非經(jīng)濟合作與發(fā)展組織國家沒(méi)有必要的處理和處置設施,無(wú)法以安全和無(wú)害環(huán)境的方式處理和處置這類(lèi)廢物。

《巴塞爾公約》納入了“污染者付費原則”原則,并鼓勵盡早批準《香港公約》。

然而,《巴塞爾公約》在報廢船舶上的成功應用一直很困難。主要的困難在于確定船只何時(shí)成為“廢物”,因為巴塞爾只適用于危險廢物的跨境轉移。

歐盟廢物運輸條例(EU WSR)

《巴塞爾公約》和《巴塞爾禁令修正案》由歐盟國家通過(guò)《歐盟廢物運輸條例》(“EU WSR”)實(shí)施,自2007年7月起生效。

EU WSR將巴塞爾要求適用于歐盟/歐洲經(jīng)濟區水域的所有大于500噸的船舶,無(wú)論其船旗。然而,與巴塞爾條約一樣,歐盟《歐盟廢物運輸條例》在將船舶視為廢物方面的執行難度在于確定船舶成為廢物的時(shí)間點(diǎn)。如果在船舶離開(kāi)歐盟港口或歐洲經(jīng)濟區水域進(jìn)行回收之前就做出了報廢船舶的決定,那么該船舶只能在經(jīng)濟合作與發(fā)展組織國家進(jìn)行回收。

歐盟目前正在審查歐盟廢物運輸條例和歐盟船舶回收條例。

《歐盟船舶回收條例》(EU SRR)

歐盟于2013年11月采納了《歐盟船舶回收條例》,以促進(jìn)《香港公約》的批準。該法規于次月生效,但在2018年12月31日之后才完全適用。該條例將香港航運公會(huì )的船舶回收規定納入歐盟法律。其目的是在船舶的整個(gè)生命周期內加強安全、保護人類(lèi)健康和海洋環(huán)境,特別是確保此類(lèi)船舶回收產(chǎn)生的危險廢物能夠無(wú)害管理。與香港公約一樣,《歐盟船舶回收條例》也要求提供有害物質(zhì)清單(IHM)。

該條例適用于在歐盟港口??康臍W盟旗船舶和500總噸以上的外國旗船舶。不包括僅在其船旗國水域作業(yè)的懸掛歐盟旗幟的船只,以及僅用于政府非商業(yè)服務(wù)的船只(例如軍艦)。

EU SRR約束的船舶只能在歐盟船舶回收設施清單(“歐洲清單”)上的船廠(chǎng)進(jìn)行回收。

然而,由于以下一些原因,EU SRR在實(shí)現其目標方面面臨挑戰:

■ 該法規禁止懸掛歐盟旗的船舶在歐洲名單以外的船廠(chǎng)進(jìn)行回收。這份名單上的大多數船廠(chǎng)都沒(méi)有能力回收大型船舶。

■ 大多數歐洲船只都沒(méi)有懸掛歐盟國家的國旗。

■ 歐洲名單目前不包括任何非經(jīng)合組織國家有能力回收大型船舶的船廠(chǎng)。這將推遲HKC標準在南亞國家船廠(chǎng)的加入。

■ 巴基斯坦、孟加拉國和印度船廠(chǎng)向船東支付的每艘LDT(輕排水量噸位)超過(guò)兩倍的美元,這意味著(zhù)船東有強烈的動(dòng)機繞過(guò)該法規。

 

■ 若要繞開(kāi)該規例,可在出售予拆解的報廢船只上重新貼上標簽。

■ 根據現行規則,不可能確定船舶何時(shí)成為廢物,因此很難確定是否在船舶成為廢物之前作出了重新掛旗的決定,從而使該決定違反了該規則。

歐盟目前正在對該條例進(jìn)行審查。

結論

經(jīng)過(guò)長(cháng)時(shí)間的等待,《香港公約》的批準是否意味著(zhù)該領(lǐng)域的所有問(wèn)題都得到了解決?不幸的是,答案是否定的。

對于《香港公約》是否能夠實(shí)現其明確的目標,即“確保船舶在達到其使用壽命后,在回收時(shí)不會(huì )對人類(lèi)健康、安全或環(huán)境構成任何不必要的風(fēng)險”,人們確實(shí)感到關(guān)切。

自從孟加拉國和利比里亞上個(gè)月批準《香港公約》以來(lái),非政府組織、環(huán)保人士和環(huán)保團體再次提醒我們《香港公約》的不足。與EU SRR不同,HKC不禁止沙灘作業(yè),其船廠(chǎng)標準也低于巴塞爾和EU SRR規定的標準。到目前為止,還沒(méi)有南亞船廠(chǎng)獲得歐洲名單的批準,而已經(jīng)獲得香港船級社認證的船廠(chǎng)可能沒(méi)有動(dòng)力進(jìn)一步提高其標準。

船旗國及回收國亦有責任執行《香港公約》。批評人士認為,報廢船舶在被送去回收之前,往往會(huì )在合規記錄不佳的船旗國下重新注冊。這削弱了人們對遵守情況將得到充分監督的信心。

  自14年前《香港公約》通過(guò)以來(lái),聯(lián)合國成員國已通過(guò)了17項可持續發(fā)展目標,人們越來(lái)越意識到需要保護環(huán)境,從線(xiàn)性經(jīng)濟轉向循環(huán)經(jīng)濟,減少貧困和不平等,并為所有人提供安全和體面的工作。

鑒于所有這些發(fā)展,有些各方認為《香港公約》的可接受標準現在應高于14年前的水平,并呼吁在公約兩年后生效前對香港公約進(jìn)行修訂。

《香港公約》生效后,《香港公約》與EU SRR將如何互動(dòng),亦有待觀(guān)察。